速看(互联网时代小说)《互联网时代》,互联网时代的纵欲,正让我们走向一条深渊,

发布日期:2023-12-03 浏览次数:41

↑↑关注回复“听课” 免费听课哲学100问》5期

重温奥威尔和赫胥黎:谁是控制我们大脑的元凶?

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尼尔·波兹曼

01新兴技术和媒介更多被我们用作娱乐而非阅读与思考我们真正意识到媒介如何影响我们和孩子了吗?纸书、杂志、报纸。曾经,纸质读物是知识的载体,人们享受阅读,在阅读中提升自己。后来,有了电视。人们高呼,多好啊,生动的画面,美妙的声音,人类获取知识从来不曾如此愉快!再后来,又有了互联网。人们欣喜若狂,不再有边界,不再有限制,全部免费,人类获取知识,从来不曾如此轻松!在虚拟世界中获得的短期快感很容易上瘾,那种多巴胺瞬间上升的感觉,让我们可以忘记一切,如果放纵自己的欲望,只会让自己深深陷入在里面。技术进步论者乐观地鼓吹技术让生活更美好,然而却对其破坏作用视而不见。事实上新兴技术和媒介更多被我们用作娱乐,而非阅读与思考。互联网时代的纵欲,正让我们走向一条深渊真正需要反思的是,新媒介在带来便利的同时,是不是也在暗中支配着我们?尼尔·波兹曼的“媒介批判三部曲”,对这个问题有着清晰而深刻的认识。02这个世界正在遭受精神毁灭尼尔·波兹曼在其书中指出,我们的世界已经深受各种监狱文化的残害,这种监狱文化的结构就是奥威尔在他的寓言中所说的那样,数十个国家数千万人民被控制思想的机器关进精神的牢笼。毫无疑问,这是一种精神毁灭。不管控制思想机器的人是左翼还是右翼,是来自东方还是西方,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差别,这座精神监狱的大门一样是坚不可摧的,管制一样是森严的,偶像崇拜一样是深入人心的。尼尔·波兹曼进一步指出,让文化精神枯萎的另一种方式还要更加可怕,并且更加难以意识到。那就是赫胥黎的警告:在一个科技发达的时代里,造成精神毁灭的敌人更可能是一个满面笑容的人,而不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让人心生怀疑和仇恨的人。在赫胥黎的预言中,“老大哥”并没有成心监视我们,而是我们自己心甘情愿地一直注视着他,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看守人、大门或“真理部”。如果一个民族分心于繁杂琐事,如果文化生活被重新定义为娱乐的周而复始,如果严肃的公众对话变成了幼稚的婴儿语言。总而言之,如果人民蜕化为被动的受众,而一切公共事务形同杂耍,那么这个民族就会发现自己危在旦夕,文化灭亡的命运就在劫难逃。赫胥黎担心人类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现在看来赫胥黎警告的不仅仅只针对于美国,而已成为当下全世界所面临的一个严峻问题。波兹曼所担忧的电视时代对人的影响,与此刻我们所生存的互联网、短视频时代相比,更是显得小巫见大巫了。当下,短视频改变了公众话语的内容和意义,政治、教育、体育、商业和其他公共领域的内容,都以一种短平快和粗俗浅薄的方式出现,并逐渐成为一种文化精神。叔本华曾说,人就像弹簧,如果读书太多而没有自己的思考,就会失去弹性。书犹如此,何况视频。在这个媒体爆炸的时代,人淹没在信息洪流中,如果不能时不时地静下来用心思考,就极容易失去自我,成为被收割的“韭菜”。因此,尼尔·波兹曼“媒介批判三部曲”对于这个时代、对于每一个现代人都至关重要,它警示我们不要让自己成为娱乐产物的牺牲品。03对技术垄断的控诉对现代人的警示在《娱乐至死》中,波兹曼写道,纸质读物时代推崇客观和理性的思维,鼓励严肃、有序和具有逻辑性的公众话语。不断涌现的新媒介改变了这一切。宗教、政治、教育和任何其他公共领域的内容,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人类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心甘情愿,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上个世纪80年代的“文化热”,至今仍让很多人记忆犹新。那是一个全民深度反思与阅读的时代,不仅大量引进、译介西方优秀思想文化丛书,更提倡“读书无禁区”。然而新媒介总有着更强的吸引力,很快,电视的普及争夺走了大部分读者。到今天,电视、互联网、手机已经使得严肃阅读,甚至阅读都成了奢侈,庸俗娱乐普遍占据了大众的精神生活。至于《技术垄断》,更像是讨伐“技术崇拜”的檄文。技术是双刃剑、浮士德式的交易,利弊皆有。然而“发展优先,发展才是硬道理”的实用逻辑一直支配着我们的思维,因而也就容易忽视技术发展的负面效应。大数据会记录下我们浏览过的信息,接着我们就会收到相关的推荐,细思极恐。本来是我们选择喜好,现在是喜好主动找向我们。而我们又对于真正的喜好缺乏认知,久而久之,我们可能“被迫”喜欢上任何东西却不自知,我们的思维也被默默改造了。这就是波兹曼反复强调的“技术垄断”,也就是一切形式的文化生活都臣服于技艺和技术的统治,任何技术都能够代替我们思考问题。《童年的消逝》则提醒我们,新媒介的到来,使“童年”这个概念失去了意义。一切信息都能够在成人和儿童之间共享,成人和儿童之间的界限逐渐模糊,儿童几乎都被迫提早进入充满冲突、战争、性爱、暴力的成人世界,让他们失去“童年”。不过,波兹曼对技术的态度并不是完全否定和敌视,他更像是一位诤友。他认为技术是必要的,但同时担忧“技术崇拜”会致使阅读让位于娱乐,思考被爆炸的信息挤压。

互联网时代,娱乐玩法花样百出,充斥在每一个现代人的生活之中,所有人都正在变成一个透明的躯壳,变成被算法和数据绑定的“数字奴隶”。这一切不仅容易使人脑袋空空,沉浸于感官娱乐,更容易使人失去行动力和面对现实世界的勇气,结果一步步沦为“废人”。正如尼尔·波兹曼说的那样,娱乐至死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娱乐本身,而在于人们日渐失去对社会事务进行严肃思考和理智判断的能力,在于被轻佻的文化环境培养成了既无知且无畏的理性文盲而不自知。作为麦克卢汉的传人和媒介环境学派的第二代精神领袖,波兹曼因对技术和信息媒介的批判,获得了世界性的赞誉,“媒介批评三部曲”已经被奉为媒介研究领域的经典。诚荐尼尔·波兹曼的“媒介批评三部曲”。在人们为数字媒体万众欢腾的时代,听一听波兹曼刺耳的声音,或许能让我们更深刻地理解自己所处的时代。

新书推荐

儿童启蒙哲学读物↓

哲学启蒙《哲学来了》2600年哲学史丨32位哲学家孩子也能看懂的哲学

限时3.8折 原价128元 折后:49元 / 册惊爆优惠

重磅好书

扫码订购 ↓

点击订购 - 正版保障

开票·售后咨询客服微信:zhushou100wen👇阅读全文订购《哲学100问》(0基础入门)

如果您有什么问题,欢迎咨询技术员 点击QQ咨询